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格言
股价过山车,科技圈贵妇FAANG还受宠吗?
发布时间:2019-08-08
 


最近学到一个词叫margin debt,直译是债务边界,或债务限额,听起来云里雾里。美股公司的财报里经常出现margin,一般指利润(率),表示百分比,比如gross margin就是毛利率;

 

而margin debt的真正意思是“保证金负债量”或“保证金借款”。说白了就是借钱炒股,这个数值越高,表明股市交易里的投资人使用了更多借款(而非自有资金)去买股票,也就是加杠杆,高收益伴随着高风险。这反映了在一段时期内人们对股市的一种普遍预期,牛市激发起亢奋的入市情绪。

 

有关margin debt的曲线后文会详细说明,提到这个词是想说说近期FAANG过山车式的股价表现。夏秋季节时,全球科技界还在为谁能成为第一个市值破万亿美元的公司,或微软市值超过苹果而兴奋,但入冬后这些最具代表性的科技公司股票普遍暴跌,圣诞节前也没缓过劲儿来。

 

FAANG代表Facebook、Amazon、Apple、Netflix、Google,是华尔街股票交易最频繁、近年来表现最抢眼的五家科技公司。但这些明星股的高增长势头在入冬——准确说是10月份后——戛然而止了,Facebook由于受数据丑闻影响,股价的下行拐点比其他四家早大约3个月;势头很猛的微软也没能跳出这波趋势。

 

这与纳斯达克指数大盘的走势基本一致,同时也影响到了阿里巴巴、陌陌等绝大多数中概股,可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再联想到多数人对明年宏观经济走势的悲观预期,不免产生疑惑,曾经集万千宠爱的科技股会不会出现继2000年和2008年之后的又一个历史拐点,还是说眼下的下行趋势只是暂时的?

 


我们回到开头提到的margin debt曲线来分析这个问题。历史数据显示,保证金负债量与股市总市值之间存在强关联性。margin debt高,对应的股市总市值也高,牛市下的心理预期会刺激更多投资人去借款、加杠杆,进一步推高margin debt,直到下一个熊市到来,投资人为缴纳保证金不得不抛售股票,筹集资金,从而拉低股市的总市值,以此循环。

 

下图是国外分析机构根据美国金融监管局FINRA公布的历年margin debt数据,及对应的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 Index)制作的曲线图,以反映margin debt与股市市值之间的关系。这里也可以引用NYSE统计的纽交所上市公司的margin debt统计,范围比FINRA更窄,但从2018年开始纽交所不再公布这些数据。

 

图中红色曲线代表margin debt保证金负债,蓝色曲线代表标普500总市值,来源:Seeking Alpha


图中曲线很明显看出,margin debt与总市值几乎是同步变化的,2000年互联网泡沫和2008年金融危机前,两条曲线均达到历史峰值,然后在危机到来时迅速跌落。这里只是寻找两者之间的关联系,并不是说股市的行情完全是由margin debt决定的。

 

如果观察得更仔细些,margin debt曲线通常会比总市值曲线更快(拐点更早)、更迅速(斜率更陡)地到达峰值与谷底。比如,margin debt曲线在2007年7月达到峰值,比总市值曲线的峰值早了3个月;而margin debt曲线在2009年2月触达谷底,一个月后,总市值曲线触底。这说明,杠杆率对股市的传导性具有一定的滞后效应。

 

以这种历史规律看,2016年上半年到2018年上半年,两条曲线同比快速上涨,随后经过拐点,开始下行。当股市融资的杠杆率过高,的确是一个危险的市场信号,当下有可能正是这个时候。有分析回顾1929年美国大萧条前期,正是货币信贷与保证金相当宽松的时期,最高可以用10%的保证金融资90%去投资股票,也就是股市的100块钱里只有10块是自己的。

 

这反映的是整个大盘的趋势,具体到科技股,特别是FAANG,是一个自身业绩增长与市场恐慌情绪持续抗衡的过程。从年K看,苹果、Facebook、Google在2018年在跌,只有亚马逊和Netflix在涨,这和前几年大不相同。据外媒报道,华尔街的投资组合经理们(Portfolio Manager)已经在把部分FAANG仓位让给其他新兴的公司,以期较低投资风险。这说明市场对FAANG已经变得谨慎。

 

但除了Facebook陷入致命的隐私旋涡外,其他四家很难说在战略和业务层面犯了什么大错误,他们面临的不确定性可以简单归结为:苹果受累于iPhone研发创新力与全球销量的下降,以及与高通等产业链上游的专利纠纷;亚马逊在海外市场、线下零售等领域的成本上涨过快;Netflix受制于版权等内容成本的上涨;Google过于依赖搜索广告的盈利模式正在受到经济大环境,以及Amazon电商广告崛起的冲击。

 

不难发现,这些不确定性主要集中在C端消费领域,受经济周期的影响相对更大,而那些在B端市场成功的企业,抵御周期性风险的能力相对更强,这在微软、亚马逊身上体现得比较充分,云计算及企业级服务这种直接付费模式,在经济下行时比那些依赖流量变现的模式具备更宽的缓冲带。

 

在Mr.Key看来,科技股现在存在泡沫,像亚马逊等公司市盈率的回落,也反映了这种情况。但参照价格围绕价值的经济学规律,科技公司依然是最能代表前沿的领域之一,依然是公司价值的集中体现。这波未必会让FAANG们进入一个熊市周期,但有可能是一个从C端到B端,或者说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的过渡分水岭。




[一千二百字]不是每篇文章只写1200字,是用最简介的文字和最直接的逻辑说清一件事


Mr.Key喜欢研究商业逻辑与公司财务,关注电商、零售、云计算、互联网金融、数字娱乐、海外市场IPO等


你也会在雪球专栏、老虎证券、富途证券、新浪创事记、虎嗅、钛媒体、今日头条、搜狐新闻上看到[一千二百字]的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