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神话
是谁改变了白鸽?
发布时间:2019-09-06
 


是谁改变了白鸽?


老白画白鸽已经10多年了,画出来的鸽子从毛到喙都栩栩如生,笔法上炉火纯青。老白除了画鸽,还爱养鸽子。种着瓜果蔬菜的小院子里,朝南的地方堆着两三只鸽笼,擦得是锃光瓦亮,白天开笼,一溜串的鸽子扑腾着翅膀飞来飞去,雪白的羽毛泛着隐隐的光泽,飞在空中好像是仙女穿一身白绸银丝的广袖霓裳在跳舞。

不过最近老白不画鸽子了,一家人陪着去北京领奖去了,鸽子暂时由小徒弟看养着。他画了10多年的鸽子,终于在一个月前被赏识,一幅《群鸽》获得了全国性国画大赛的一等奖,一个收藏家以300万的天价买下了这幅画,一时风头无比,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这个“一夜成名”的大画家。

有了钱,老白妻子就劝老白把原来的房子卖了搬去城里,一来儿女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二来有人来家里参观拜访也体面。可是老白死活不同意把院子卖了,觉得这里是根,卖不得。老白妻子拗不过他,只好妥协。走之前,老白来到鸽子笼前,蹲下来看着笼子里“咕咕咕”叫得可怜的鸽子,饱经沧桑的眼里滚着泪花。他将养鸽子的事宜仔仔细细地讲给小徒弟听,小徒弟点点头,一脸诚恳地答应下来。

成名后,老白可算是真正忙起来了,各种应酬不断,已经连着两个月没沾过毛笔了。一会是这个报社来采访,一会是那个国画比赛邀请他去做嘉宾。老白从一身白麻粗布衫换成了西装革履,高高瘦瘦变成了高高胖胖将军肚,日子过得是肥里流油,好不自在。

可这样的日子没有多久,令老白发愁的一件事来了。国家级的国画比赛,画家协会的人都参加了,他能不参加吗?老白在房间里憋了一周,画出来好几张,妻子儿女朋友都说好,他却直摇头,嘴里嘟嘟囔囔着:“没有,怎么会没有?”老白将自己的画撕了画、画了撕,他在找神韵,找原先画里的那股子神韵。

老白在房子里踱来踱去,突然想起自己的鸽子还在以前的院子里养着,曾经的成名画就是在小院子里画出来的。于是,他决定回去找找灵感。

小院子被小徒弟收拾得很干净,鸽子养得比以前还好。走到屋里,擦得干干净净的木质大长桌上铺着一张画作,老白走近定睛一看,真是好画!三五只白鸽神形兼具,好像从纸上飞了出来,穿过窗户,直击长空。老白呆呆地看了很久,直到小徒弟进来喊他,他才回过神来。看着其貌不扬还有点呆呆傻傻的小徒弟,他指着这幅画问道:“这是你画的?”小徒弟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嗯,画了好几天了。师父,瞧着怎么样?您老多费些口舌给我指点指点吧!”

老白心里一时五味杂陈,有不甘、愤懑、震惊。没想到自己画里没有的那股子神韵,竟然被这个无父无母的小徒弟给画出来了。

“师父,怎么样?师父?”小徒弟拿着手在老白眼前比划两下,老白才回过神来。这几个月的应酬使得老白可以很好地隐藏自己的情绪,他撑起一张微笑的脸说道:“挺好的,不过还有点不足,我给你拿回去看看吧!”

“嗯嗯,受累了师父。哦,对了,前段时间有只白鸽生了,已经孵出来了,师父来看看吗?真的是很招人喜欢。”小徒弟一脸兴奋地告诉老白。

可是老白的心思一直勾在那张画上,哪里还静得下心去赏玩鸽子。老白摆摆手,匆匆走掉。小徒弟一脸疑惑,因为在他眼里,师父可是视鸽子为生命。当年师父花好几千买一只鸽子的事还深深地留在小徒弟的心里。因为鸽子,师父和师母还曾差点离婚。

大约三个月后,小徒弟去买菜,路过报亭,买了张报纸。当头就是非常大的一张画,他惊讶地发现这是他画的那张,署名却是他的师父。“我省著名画家白勇荣获国家级国画比赛二等奖……”,小徒弟读到这里读不下去了,满脸的震惊和不敢相信。他最敬爱的师父竟然将自己徒弟的画拿去参赛,而且没有告知自己。他气冲冲地去了师父家,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开。他一边抹着泪一边坐在门口等,等了很久,一直到凌晨,师父一家才回来,脸上还有没来得及散去的笑意。

老白看着门口已经睡着的小徒弟,心里很是愧疚。他和妻子一起把小徒弟抬到书房里,收拾下书房的小床,安排他睡下了。老白知道这事瞒不过,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妻子。妻子非常生气,痛骂和指责老白。

“你说说,现在该怎么办?师父拿弟子的画去参赛,这事要是传出去,咱家的脸皮、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啊?”

“我能怎么办?已经这样了。”

“要不,咱给他钱?”

“可千万别,我这徒儿我最清楚了,向来瞧不起这钱财,最有气节,当初我也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才把毕生所学教给他的。而且,他看到消息第一反应是来咱家,就说明他真的是不爱这些,他可能要的是个说法。”

“说法?我们能给他一切,就是给不了这个。那要不,一不做二不休!”

“你疯了吗?杀人可是犯法的啊!”

“本来就是捡回来的,要不是咱,他能活到现在?再说了,这些你舍得下吗?这事要是传出去,咱儿子闺女还怎么见人?咱俩以后不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吗?你心里难道不清楚这件事的后果吗?”

“哎!那你说要怎么做?”

两人秘密商量了一宿,无尽的黑夜正在慢慢地吞噬着仅有的月光。

第二日,小徒弟醒了过来,还不知道刀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他睁开眼瞧了瞧,是师父的书房。突然想起自己的画被窃取的事情,本来睡得糊糊涂涂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他疾步来到客厅,看见了哭成泪人的师父师母,两个人悲悲戚戚地跪在了小徒弟面前。他看着已然老去的师父师母这样,怒气已消了大半,连忙扶他们起来。老白一边擦泪一边说道:“徒儿啊!师父错了,我保证,过两天我就登报,告诉众人这画是出自你手。再请求大赛组委会取消我的得奖,换上你的名字!”小徒弟听到这话,心里才平静下来,在师父师母好话连连的劝慰下,回到了家。

大约又过了一天,老白一家子在小院子里请小徒弟吃饭,满满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一家子人又是夸赞,又是道歉,本来就记着师父恩情的小徒弟心里已经消了气,兴奋地一口气连着喝了好几杯,酒过三巡,已然是醉得不省人事了。老白和妻子让儿女先回去,然后两个人将一切都收拾好,然后点燃蜡烛,推倒在准备好的稻草里。一时火光冲天。老白和妻子将小徒弟故意推到稻草里。当大火烧起来后,两个人假装被烟熏倒趴在院子里。等到邻居发现大火,消防员赶到的时候,大火烧过的地方已经是什么也不剩了。一场罪恶,在大火的掩护下销声匿迹。

小徒弟无父无母,在外流浪时,被老白一家捡了回去,两人的恩情在别人看来可是如同救命再造之恩,任别人怎么怀疑,也怀疑不到他俩头上。将小徒弟的骨灰收拾好,老白一家主持了葬礼,葬礼办得很隆重,老白一家子哭得也很伤心,亲朋好友都过来安慰。当老白送走亲朋,走出来的时候,他听见鸽子叫的声音,一抬头,一群白鸽在祭奠堂的上空徘徊,一声一声哀嚎不止,像是在给小徒弟送行。这时候,突然一只领头的大白鸽发现了他,率领着一群鸽子猛冲下来,老白吓得昏了过去。

在一片黑暗里,老白漫无目的地走,看见第一次捡到小徒弟的时候,他黑乎乎的小脸蛋,头发脏脏的,蹲在地上非常认真地画画,老白看他天赋不错,本着惜才爱才的心,不顾家人的反对将他捡了回来。再往前走,老白看见他为了一只白鸽,和人家差点打起来。老白内心开始纠结,像是有人拧着他的心。再往前走,他看见一群养得白白胖胖的鸽子在院子里蹦跶,小徒弟在一边搅拌着鸽食,自己在屋子里一边看一边画。他想起来了,这是他第一次获奖时画的画。老白不清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哭的,只是一抹脸,一把老泪。他蹲在黑暗里,双手抱着腿,从抽噎到放声大哭。他仿佛看见大火里的小徒弟在挣扎着求救,大火外的铁笼子里,被浓烟困得出不去的被熏成灰黑色的鸽子,在凄惨地咕咕叫。

当妻子将老白摇醒后,老白已经疯了,嘴里不停地念叨着:“鸽子,鸽子,我的鸽子……”然后挣脱妻子的怀抱,撕破衣服,朝远方奔去。


出自《故事林》杂志

2019年1月上半月刊

原标题:白鸽

作者:孙芙蓉

图|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