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神话
一个满手鲜血的满清屠夫,却教会了我们受用一生的真理……
发布时间:2019-07-11
 

年少不识曾国藩

曾国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前咱不是读过一个小段子嘛,说一小偷跑他家去偷东西,完事躲房梁上准备等曾国潘一家人睡着后再下来。当时曾国藩正挑灯夜读,跟一篇挺短的文章在那死磕,就死活背不下来。

最后小偷都学会了,气的从房梁上跳下,骂了一句“你这笨蛋还读书呢!”是扬长而去。他这人前半生吃亏就吃亏在这,人笨。

一个满手鲜血的满清屠夫,却教会了我们受用一生的真理……

年轻时候的曾国藩确实挺笨,单纯。从小受的儒家思想熏陶,也确实是怀揣很单纯的一种理念,说权者当仁、臣子当恪,意思就弘扬一根筋精神,文官逮着道理就要冒死相谏;武将抵抗外敌就要死战到底。这你看两极化都没有,就是一种把牛角尖钻到底的理想境界。

你随便换个谁都觉得扯淡,就没开化的野人社会才有这种操作。什么文人不爱财、武将不惜命,你活着就啥也不要命也不要,你还活着干啥?

可就有他这样的人。曾国藩当时就揣着这种道德标准,去要求身边那些人,甭管是街上的老百姓、满朝的同僚,甚至是咸丰。

皇帝刚登基都得走个程序,说个客套话,让百官直言进谏。按理说这种时候身为人臣,你奏折里说两句拜年话关心一下人家就是了,他就不,上来就拣了人家三个毛病,说咸丰小事善谋、大计无断;爱玩表面功夫;反复无常。

咸丰气的没跳起来,心想孙子你要反啊你!我刚一登基你就给我来个下马威?说话就要把他拖出去砍了。好在同僚看不过眼给拦下了,说这你自己让人家实话实说,你还怨人实话说的难听了?给曾国藩捡了条命回来。

一个满手鲜血的满清屠夫,却教会了我们受用一生的真理……

他这清高的毛病团练那会还没改过来呢,当时的清兵体制基本上算是烂掉了,吃空饷、搞副业玩的不亦乐乎,哪有心思打仗啊?曾国藩这时候拉着他手底下的湘军来投奔长沙绿营军,人家一看好家伙,一帮满腔热血的爱国人士,看着就烦。

再说自己正规军去跟一帮泥腿子玩什么呀?所以当时不光是下面士兵起哄,连绿营副将也跟后边挑拨离间。曾国藩这一根筋想不到啥好办法呀,就跑咸丰那参了一本。

这下捅娄子了你看,原来以为你们就是一帮土包子,都没打算搭理,结果你一来就搞这么一幺蛾子。被参的那个是革职了,可人家的同僚不答应啊!结果就是正规军和湘军之间的矛盾越闹越大,最后他是实在混不下去了,说那我不在这待了行了吧?

带着他那一票人马就跑江西去,可还是这么回事啊!人家正规军凭什么就非得瞧得上你呢?就凭你能写奏本?还真别说,到江西又把江西管事的陈启迈也参了一本。得,又得罪一票人,江西也没法待了。

一个满手鲜血的满清屠夫,却教会了我们受用一生的真理……

所以曾国潘前半辈子就栽在脑子不开窍上了,起码你让皇上撤了人家的职,你得找个借口顶替上去吧?他就不会去变通,觉得人在什么位置就干什么事,结果最后弄得皇上也不待见他,卸了他兵权,给他一脚踹回老家去了。

主要那时候原本就元气大伤的太平天国又起内讧;刚好曾国藩又是戴孝之人,随便找个借口就把人给打发走了。话说回家守孝也是本分,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可太憋屈了呀!我给你鞍前马后的平乱,你倒好,眼看仗要打完了就一脚给我踹开。越想越憋屈,最后憋出了一场大病。

可这场大病也给了他一个自我反省的机会,他就利用守孝那两年时间,好好推敲了一下自己的行事作风。等到后来太平天国东山再起,皇帝又招他回去打仗的时候,已经是完全脱胎换骨了。

就比如他以前和皇帝说话的架势,跟人家欠他几百万似的,皇帝一叫他去打没把握的硬仗,就直说不去,说反正打不下来也要治罪,倒还不如你现在直接罚我算了。

出山后就有一次,咸丰叫他领兵去四川。哪能去啊,去了又指着别人发粮饷,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他就说皇上啊,我这会正打景德镇呢,打下来就去。隔一段又说当地的乱党势力庞大,要花点时间根除。就这样拖着拖着,拖到人家四川自己把事情给解决了。皇帝说行吧你也不用去了,就安安心心守好你那块地吧。

一个满手鲜血的满清屠夫,却教会了我们受用一生的真理……

曾国藩一看,行得通嘿,就加把劲把以前那些个臭毛病都给改了。以前曾国藩带兵那叫一个军纪严明,天天就嘴上一套忠君爱国的大道理,另一边又对底下的将士十分严苛,一万人的军队,攻占武昌之后就保举300人,什么概念呢?《曾胡治兵语录》里就有这么一段,胡林翼也打下过武昌,随后保举了3000人,30%左右。

所以曾国藩早前确实是一个很苛刻的人,可当他这次出山之后,那保举文书就跟扔的一样,大大小小发了几万张出去。后来战乱平息,再回头看曾国藩部队里出来那些人,地方督抚26个,任实职的上三品官员就有50个,是不是看着就挺丧心病狂的?

后来打洪秀全,民间传说这人敛财无数,朝廷就派曾国潘俩兄弟去了。结果打下来之后,俩兄弟上报朝廷说一个大子也没找着,朝廷就不高兴了,说是不是你们手下的官兵,甚至是曾国荃把钱都给给侵吞了?就下令曾国藩彻查这件事。

曾国藩就说:你看人家士兵豁出命才稳住的大清江山,弄点小钱也不妨碍政务,咱就别跟人家计较了。

一个满手鲜血的满清屠夫,却教会了我们受用一生的真理……

是不是突然觉得曾国藩后半辈子俨然成了一个徇私枉法的人?看他年轻时候笨归笨,好歹人家有一套自我约束的道德标准在啊。再看看现在,啧啧啧,完全变成一个市井之徒、贪官污吏了,那是因为你没真的去读这个人。

曾国藩不是一个制式化的清官,因为他心思活络呀,懂得把自己的俸禄拿出来去打点关系,自然也会收受点贿赂了。一次他过生日,手下的大将鲍超就拎了十几包东西过来,都是一些金银古董什么的值钱物件。

曾国藩也不推诿,就说:难得你有这片心,我就挑一件我称心的。就在礼物当中挑了一顶绣花小帽,也不问人家哪来的钱,也不说那些为国为民的大道理,就是很礼貌的给送出营帐了。

他前半辈子是想做圣人,可你说圣人是什么好人吗?还真不见得。圣人恰恰就是因为道德标准太高,令人敬矣畏矣,看看海瑞就知道了,多清廉多高尚?搞得身边人多难看?

同是这个道理,曾国藩的晚年一贫如洗,却从不用自己的道德标准去要求别人,这你说他是小人还是君子呢?

以上就是本期全部内容

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