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这种游戏不要玩,后果你承受不了
发布时间:2019-09-09
 

第一章:死亡游戏

夜,很静,没有一点声音,四下一片漆黑。

突然,远处的围墙下,传来一声轻微的声音,似乎是人在说话。

“砰”,一声枪响,墙下传来人倒地的声音。

“我们被发现了,冲啊,杀死这些异教徒,杀啊!”

哒哒哒---,砰砰砰---,夺夺夺---,

一时之间,枪声响成了一片。从围墙下冲出几十人,人人手中都端着枪,对着小院冲了过来。

小院虽然围墙不高,但这些人想冲进来也很难,因为有十几个人正隐藏在墙后开枪射击。这十几个人全是白种人,个个枪法如神,冲在前面的那些人还没有靠近围墙就倒下了,吓的后面的人全躲了起来。

“嘿,伙计们,瞧瞧他们已经被咱们吓的不敢出来了!”一个白人嘲笑道。

“那是当然了,我敢打赌,这些猪从来没有见过像咱们这样枪手,否则他们绝不敢来!”另一个白人托起一只手傲慢的说道。

“这些乡巴佬,现在可能已经吓的尿裤子了!”

“哈哈哈------”

“哈哈哈------”

这些人似乎根本没把墙外的几十个人放在眼里,一个个放声大笑起来。

就在这些白人大笑的时候,突然,一颗子弹射中了一个白人,白人嚎叫一声从围墙上掉了下来。接着,又是几声枪响,又有几个白人从围墙上掉了下去。这一下,所有的白人全都紧张起来,一个个全神贯注的盯着墙外想把开枪的人找出来。

从刚才的枪声,以及射击位置来看,射死几个白人的枪手是同一个人。现在,所有的白人全都冷静的盯着外面,想把这个弹无虚发的枪手找出来。

可还没等他们找到那个枪手,身后突然响起了冲锋枪的声音,所有持枪守在墙上的白人,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便全都去见上帝了。

原来,刚才外面的人冲了几次没有冲进来,于是,便让一个枪法好的人吸引住墙里的人,同时派人偷偷的从后面翻进去。就这样,白人枪手们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干掉了。

这些翻墙进去的人打开大门,外面的人呐喊着冲了进去。这些人都是当地恐怖分子,对待敌人从不心软,他们一进院里便展开了疯狂的屠杀。几个美国人被他们拖到院中按在地上砍了头,人头被高高的挂在大门外。其余的人被关在一间屋子里用火活活的烧死了,这其中有三个韩国人,两个印度人,六个巴西人,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中国人。

一阵烧杀之后,这些恐怖分子抓走两名美国女人,她们是被砍头的美国人其中两人的妻子,前天才刚从美国来伊拉克看望她们的丈夫,没想到遇到这样的横祸。

恐怖分子撤走了,留下一片火海以及几具无头尸体。

这座小院里住的全是美国迪雅石油公司高薪请来的石油勘探专家和工人,以及保护他们的保安。这些保安全都是从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的特种队员,个个都身经百战,枪法如神。这一行人在这里已经住了两个多月了,一直都平安无事,没想到今天被恐怖分子给杀害了。

由于地处山区交通不便,方圆几十公里都没有人家,再加上通讯也不好,大火整整烧了三个多小时,直到熄灭,都没人知道。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一辆白色面包车缓缓的开进了山区。开车的是个中国青年,可能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不过虽然年龄不大,开车的技术可是一流的,几个大坑都是用两个侧轮斜着开过去的。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车开到了已经被烧成废墟的小院门前。眼前的景象把中国青年惊呆了,看着挂在大门前那几颗被风吹的摇摆不停的人头,他的心一下子凉透了。

“师傅-----,大明哥-----!”

中国青年大喊着跑进了废墟里,在废墟发疯似乱翻。可是一切都已经被烧成了灰烬,除了烧剩下的破砖烂瓦外,什么也没留下。

“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中国青年找了一阵什么也没有找到,跪在废墟中央仰天大喊道。

这个中国青年名叫谢天宇,他和陶大明都是这里的厨师陈家奇的徒弟。

谢天宇出生在一个山区的贫困家庭,父母在他一岁时就因事故去世了,从小是爷爷把他养大的。谢天宇的爷爷谢成威在当地可是一位传奇似的人物,他早年参加过北伐战争,后来加入GC党参加了LC起义,跟着朱de元帅上了井冈山,又先后参加过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老革命。还曾经担任过zhou总理的警卫队长,后来在文革中被打成反革命,发配到边疆一个偏僻的农场劳动改造。在一次劳动的时候,被埋在地里的炸弹炸成了重伤。农场的人把他送到医院救治,医生粗浅的检查了一番,对送他去医院的人说他已经死了,让他们抬回去。送他去医院的人听说他已经死了,便把在回农场的路上随便找了个地方草草的把他埋了,回去之后简单的向领导汇报了一下。农场领导也没有详查就向上级通报了。那时候正是十年动乱中,根本没人理会一个被改造人员的死活,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死了就死了吧。随后便把他的名字划入了死亡名单。没想到,谢天宇的爷爷并没死,只是因为伤势太重暂时停止了呼吸而已,在医学上被称为假死。而医生给他做检查的时候,也并没查出他是假死。而由于掩埋他的人也并没有认真掩埋,只是挖了一个浅坑,上面用一些松土和树叶盖在上面,他竟然奇迹般的从土里爬了出来,正好被过路的一个女人救了,这才活了下来。这个女人叫齐桂兰,是个寡妇,她男人也是军人,只是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牺牲了。

齐桂兰把谢天宇的爷爷背回了家,经过她二个多月的细心照料,谢天宇的爷爷竟然痊愈了。在养伤的这段时间里,谢天宇的爷爷和这个齐桂兰相互间产生了感情。尽管谢天宇的爷爷当时已经五十几岁了,比起齐桂兰要大二十几岁,可是从小练武的他,看起来只有四十岁的样子,而且身体健壮。于是,二人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决定结婚。就这样,齐桂兰便成了谢天宇的奶奶。

婚后,谢成威带着齐桂兰回到了自己阔别四十年的家乡,在当地乡亲们的帮助下,谢天宇的爷爷当上了护林员。为了便于护林,天宇爷爷把家安在了远离村子的山林里,从此与妻子过起了这种半隐居的生活。二年后,齐桂兰生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就是谢天宇的父亲谢强。由于齐桂兰是大龄产妇,生产后又没有足够的营养补充,不到半年就死了。谢成威强忍心中的悲伤把妻子埋葬了,从此又当爹又当妈的扶养谢强。

别瞧谢强的名字里带有一个强字,其实一点也不强,不仅不强,身体反而差的要死,经常生病,有几次还差点死了。就因为他那要命的身体,三十岁还没找到媳妇。后来还是村里好心的大嫂,给他介绍了一个远村的姑娘。这个姑娘长得非常漂亮,也非常能干,只有一样,就是因为小时候不小心把左臂摔断了,所以才迟迟没有结婚。谢强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也就没有挑剔。而姑娘也知道自己的状况,所以也没有反对,很快两就结了婚。这个姑娘就是谢天宇的母亲杨彩云。

二人结婚后十分恩爱,从来没有吵过嘴。只有一样,谢强经常生病,杨彩云每天一个人忙里忙外,除了要照顾谢强外,还要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有时候谢成威中午巡防的时候,她还要去给他送饭,真的是很辛苦。村里的人都说谢强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才取到了这么能干的媳妇。

一年后,杨彩云给谢强生了一个儿子,就是谢天宇。谢天宇的出生,让谢成威和谢强都高兴极了,笑容就再也有从脸消失过。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谢天宇六个月的时候,谢强一病不起,请了不少的郎中吃了不少的药,可就是一点起色也没有,反而越来越严重,眼看就快不行了。谢成威知道再拖下去谢强肯定活不了,于是就在村里找了几个人想把谢强抬到县医院。但是从村里到县城有一百多里的山路,而且山路崎岖难行,中途还要过一条小河。他们一行人抬着谢强走了九个小时才走了一半的路程,而这时天空突然又下起了倾盆大雨,让原本就难行的山路更加难走了。等他们走到小河边的时候,河水已经上涨了。

看着已经昏迷的谢强,乡亲们决定冒险渡河。于是,谢成威和其他三个乡亲抬着谢强,杨彩云用一只手稳着谢强,五个人就这样下河了。刚走到河中间,上流的河水突然变急了,并且加杂了大量的山石泥土。突然,一个乡亲脚下一滑人被河水冲走了,受他的影响其他的人也全都滑倒了,谢强和杨彩云也被冲走了。

等谢成威把所有的乡亲全救起来以后,才发现谢强和杨彩云不见了。谢成威和三个乡亲沿着小河一直找,整整找了一夜,真到第二天中午大雨停了以后,四人才在几十里的下游一处很窄小水弯中发现了谢强和杨彩云的尸体。发现的时候,谢强和杨彩云被卡在石逢中,杨彩云的手一直死死的抓着谢强的手。

谢成威四人把谢强和杨彩云尸体运回村子,村里的人都深深的为这对年青人感到惋惜。

谢强夫妻死后,谢成威一下子老了很多,也变的不爱说话了,每天不是看着天发愣,就是背着枪在山林里到处乱转。

谢于宇每天由村里的大婶们轮流照顾,根本不用谢成威*心。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谢天宇在谢成威和乡亲们的照顾下也长大成人了。看着一天天长大的谢天宇,谢成威也是满心欢喜,多年未笑的他脸上又重新出现了笑容。五年前,县里干部下乡做人口调查的时才发现,这里竟然隐居着一位战功赫赫的老英雄。于是便把情况向县委着了汇报,县委又向上级做了汇报。很快,上面就派人来调查了。经过一番调查,来人终于证实了谢成威的真实身份。不久,中央就派人来接谢成威了。但是谢成威却不愿意离开,他对来人说:我已经是年近百岁的古稀老人了,什么荣誉财物都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想平静的渡过人生最后的日子。组织的好意我心领了,以后请组织不要再为我费心了。来人无奈,只得回去了。不久,又来了一个人,他给谢天宇带来了一本军委发的荣誉证书,另外还有十万元钱。

谢天宇把证书留下了,而十万元钱则全部捐出来修希望小学了。

至此,谢成威的故事便在当地流传开了,谢成威也成了人们心中的偶像。

三年前,在一个清晨,这位一生坎坷的老人终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他留给谢天宇的除了那张证书外,就只有一句话: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了乡亲们的恩情,要多为乡亲们做事!”

带着爷爷的这句话,谢天宇参加了高考,可是却落榜了。

得知结果的第二天,谢天宇便收拾行装离开了村子,他要出去打工,找很多的钱,然后回来给乡亲们修一条通向山外的路,到那时,乡亲就不用再为出门难发愁了。

带着这个心愿,谢天宇来到了南方的S城,他先后做过建筑工人,快递员,招待员等工作。最后,在一个好心人的介绍下,他拜在金华宾馆国家一级厨师陈家奇的门下学习厨艺,与他一起拜师的就是陶大明。一年前,美国迪雅石油公司来中国高薪招聘厨师去伊拉克工作,陈家奇在看过招聘书以后,便辞去了金华的工作带着谢天宇和陶大明到了伊拉克。

他们的工作很简单,也很轻松,就是为专家和保安做饭。除了保证一日三餐外,什么也不用做,大部分时间都是休息。

师徒三人的分工也很明确,师傅陈家奇只负责做饭,打杂、采购由陶大明和谢天宇轮流负责。昨天刚好轮到谢天宇进城采购,本来昨天晚上就该返回的,但在回来的路上碰见美军正在抓捕恐怖分子,道路被封锁了,因此才回来晚了,没想到回来以后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副景象。

天宇在废墟里坐了大半天,突然站起来用一种冷酷的声音说道:“不管你们是谁,都必需为你们所做事情付出代价。别以为事情会这么轻意的就结束,这场死亡游戏才刚刚开始。”

“爷爷,你说过,对待仇人就要用最残酷无情的手段惩罚他们,要让他们的灵魂在地狱也要感到恐惧!”

天宇喃喃的说完之后,目光在刹那间变的锐利起来。

他在院外仔细的查看了一番,然后向着北方的荒山奔去。

死亡游戏开始了

天宇在山中已经走了一天一夜了,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所有的线索都在昨晚那个小山丘上断掉了。现在他只是凭着自己的直觉在追踪,但这种追踪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能找的到。

一天一夜了,天宇没有喝过一口水,吃过一口食物,他已经是精疲力尽了,能够坚持到现在完全靠的是复仇的信念。

天宇找了一块石头坐下,随手抓起一把野草放在嘴里嚼,野草的味道又苦又涩,但他还是强忍着把苦水咽了下去,他实在是太渴了。

吐出嘴里的草渣,他躺在了石头上闭上眼睛,让紧绷的身体放松一下。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一声枪,身体猛的一下就坐起来了。听枪声,应该离这里不远,天宇的身体似乎一下子又被注入了力量,跳起来朝着枪声传来的方向奔去。

在翻过两个山丘之后,他听到有在说话,于是就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的贴着山丘边缘前近,前面是一个断崖,天宇慢慢的伏下身子趴在断崖上往下看,从上面可以清楚的看见下面的一切。

下面是一个盆地,两头各有一个出口,有四个人手持着枪把守着。在断崖正下方有十几个人正在向一个女人施暴,而女人而就像死人一样任这些人在身上施虐。天宇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正是从美国来看丈夫的莉亚女士,是一个很开朗的女人,见谁都是一脸笑容。只是现在这种笑容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绝望的表情。在离莉亚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具裸体女尸,她的头上有一个血窟窿,一看就知道是被枪打的。这具女尸天宇也认识,她就是和莉亚一起来看丈夫的玛希拉女士,是一位很文静的女人,说话总是那么有涵养,而现在却变成了一具尸体。

天宇仔细数了一下对方的人数,一共有十九个人,每个人都有武器,其中还有两人带有肩扛式火箭筒,硬来肯定是不行的,看来只有智取了。

“如果有一只枪就好了!”天宇暗想道。

突然,他的目光停在了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就是看守北出口两人中的一人,这人跟另一人说了两句话后,便捂着肚子跑出了出口,在一个小土丘后面蹲下了。天宇算了一下这人跟出口之间的距离,然后悄悄的潜到这人身后抓住他的脖子一扭,这人的脖子便向面条一样搭了下去。天宇慢慢把人放倒,然后把他的枪取到手里。这是一把AK-47,火力猛,杀伤力强,是世界上少数几种杀伤力强的枪种之一,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军队用的都是这种枪。

天宇贴着土丘慢慢的接近到出口,看见另外一个把守的人正在看着那群人强暴莉亚,脸上还带着*笑。天宇把身体隐藏在岩石后面,把一只手臂伸了出去。那个把守的人正在看热闹,突然听到一声口哨声,回头一看,岩石后面伸出一只手正在向他招手。这人以为是刚才跑去解手的人在跟他开玩笑,慢慢的走了过去,刚走到岩石旁,突然,一只大手从岩石后面伸出来抓住他脖子把他拖到了岩石后面。

几分钟后,天宇慢慢的从岩石后面走了出来,身上已经换成对方的衣服,头上包着头巾,头一直低着,看不清他的脸。

天宇慢慢的向另一边的出口走出,另一边把守的二人见他走来,用阿拉伯语向他问了一句话,天宇装做没听见继续低着前进,等到快要到跟前的时候突然往前一扑,双手同时印在二人的胸前,二人一声轻哼,双眼立刻发了直。天宇回头看了一下,发现那些人没有注意这边,把二人扶到石壁边站好,顺手从一人的腰上拿了一把军用刺刀慢慢的向人群走去。

这群人依然还在疯狂的蹂躏着莉亚女士,丝毫没有察觉死神已经在向他们靠近。

天宇背着枪走到一人背后,那人更本没有注意背后来了,仍然在那里跟着叫喊着。天宇见无人注意他,一手捂着那人的嘴,用刺刀捅进了他的后腰,那人想挣脱喊叫,但嘴已经被捂住了,挣了几下就死了。

天宇把人架到一边,然后用同样的办法又干掉了五个人。当他正准备继续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人回头看见了。

“你是什么人?”那人用阿拉伯语问道。

天宇来伊拉克一年多,多少还是能听懂一点,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于是,手臂一扬,刺刀带着一抹寒光插进了那人的胸脯,随后端起枪朝还发愣的人猛射,这些人还来不及还击就倒在了血泊中。

天宇端着枪仔细检查了每一个人,确信没有活口以后,他走到莉亚女士身旁,一看才发现莉亚女士早已经死去,这些人一直是在奸尸。

“这些畜生!”天宇咬牙骂道。

天宇找了二件衣服给莉亚和玛希拉盖上,然后又重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觉得有点不对劲。

“怎么只有十九个人,昨天晚上在山丘上发现的踪迹可有五六十人之多,为什么现在只有这有十九个呢!其他的人去哪里了呢?”

正想间,断崖之上突然有人在说话,天宇抬头一看,断崖之上已经站满了持枪的的人。

“把手举起来!”

一位大胡子端着枪厉声喝道,他就是这群人的头领穆罕拉,他们是属于一个名叫“伊斯兰团结”的恐怖组织,首领叫吉斯塔姆。这个组织虽然不是什么知名的恐怖组织,但也有四五百人,活动范围一般只在一些美军平时巡逻不到的乡村小镇。最近“伊斯兰团结”正准备与“基地”组织结盟共同对付美英联军,为了能壮大自己的声势,以及打出知名度。吉斯塔姆派穆罕拉带领一支小分队出来进行恐怖活动,穆罕拉带着这支小分队先是在一个叫伊萨尔的村庄里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然后又在阿古拉小镇袭击了一支美军巡逻队,打死八名美军。在转移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石油堪探队住的地方,这才趁夜袭击了堪探队的住处。

这些恐怖分子转移到这里以后,穆罕拉把小分队分成了三个队,除了一队留守这个临时的大本营外,穆罕拉和另一名叫丹哈的小头目每人各带一队分头出去开展恐怖袭击。天宇消灭留守这部分恐怖分子的时候,穆罕拉和丹哈正好回来,他们隔老远就听见了枪声,于是,他们不动声色的把这里包围了。

天宇面对数十名恐怖分子的包围,心中竟然没有丝毫的害怕,脸上还带有淡淡的微笑,他慢慢的举起手,然后用半生不熟悉的阿拉伯语说道:“别开枪,我投降!”

“把枪扔掉!”丹哈喊道。

天宇看了一眼手中的枪,一松手枪掉在了地上,不过离他的脚仅一步之遥。

这时从两边谷口进来了七个人,左三右四,每人都端着一把枪。这七个小心的向天宇走了过去,有一个人用脚把天宇扔地在地上的踢到了一边,其余六过个一起过来抓天宇。

当六个人同时向天宇围过去的时候,天宇突然一脚把正面的人踢飞,紧接着探手抓住了一名恐怖分子,然后抓住他的枪向其他四名恐怖他扫射,四个恐怖分子避闪不及全被打死了。见此情形,断崖上的穆罕拉立刻下令开枪,数十把枪同时向天宇开火,天宇用抓住的恐怖分子做掩护,一边还击一边向出口退却。当退到的出口时,天宇放开已经成了肉筛子的恐怖分子,一过鱼跃跳进了一个沟渠。这个沟渠有三米多高,两边都可以通行。

天宇从沟渠的一端跑了出来,躲在一块石头后面。而这个时候穆罕拉已经带人从断崖上冲了下来,正沿着沟渠追了过来,而丹哈也带人从另一边抄了过来。

前堵后追,天宇手中的枪已经没有了子弹,情况十分危急,生死只在一线间。

此时,天宇的脑海里出现了儿时与爷爷的一段对话。

“小宇,如果有一天遇到危险会怎样?”

“躲起来!”

“不对,你要去面对它。不管这个危险有多么可怕,你都要勇敢坚强的去面对它,并且战胜它,要让危险在你面前变成温顺的羔羊。危险只有弱者才会对它产生恐惧,真正的强者从来都是危险的征服者。所以,你要做强者,一个敢于和任何危险战斗的强者,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要做强者,我要真正的男子汉”

“好,说的好。小宇,你还记得爷爷给你讲过的咱们祖先的故事吗?”

“当然记得。我们的祖先名叫谢同,他武功盖世,力大无穷,曾经单枪匹马剿灭了十三个土匪山寨,还在天下英雄大会上站擂三十天,连败少林、昆仑、崆峒等派高手,以一百四十七场全胜的战绩被人称为天下第一高手。后来,有一次他路过洛阳的时候救了一个险被强盗所杀的人,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微服出游的皇帝。皇帝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封他做了骁骑卫大将军。二年后,大唐与突厥发生战争,突厥军队连克数城,眼看就要打到就京城了。皇帝见战事吃紧,便命他为大元帅,率骁骑卫迎敌。由于他作战勇猛,身先士卒,每次打仗都冲在最前面,所以将士们在他影响下,也都奋勇当先,拼死作战,很快就把丢掉的城池全部收了回来,并且把突厥军队包围在了断天岭。皇帝闻知大喜,立刻下旨封他做“擎天王”,意为国家的擎天柱。然而,就在老祖宗准备痛歼突厥军队的时候,朝中的奸臣暗中与突厥私通,以假圣旨骗了他,让他放突厥军队离开。虽然他心里很疑惑,但还是照办了。但就在当天夜里,突厥军队突然杀了个回马枪,把骁骑卫十万大军包围了。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老祖宗豪无惧色,带领着骁骑卫与突厥军队展开了血战,战斗整整持续了四天四夜,双方都死伤殆尽,方圆数十里血流成河,到处都是尸体,活下来的人不足百人。可是就在这时,突厥的援军到了。一番拼杀下来,骁骑卫剩下的百名将士也战死了,只有老祖宗一人还在战斗。突厥王见他勇猛,想生擒他*他投降,于是便让兵士轮番攻击,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老祖宗虽然勇猛过人,但毕竟不是铁人,在连续战斗数日后,又被突厥兵不停的轮番攻击,终于体力不支,开始向山顶退却。最后,老祖宗被*到了悬崖边,突厥王派人劝降,老祖宗仰天大笑,对劝降的人说了六个字:身可碎、志不屈。尔后毅然挥刀自刎,而他尸身却仍然屹立不倒。突厥王敬佩老祖宗的忠义,想把他带回突厥厚葬,可是他们怎么也搬不动老祖宗身体,突厥王大惊,知道是老祖宗不肯离开自己的国家,只的带着军队退回了突厥。当大唐的援军赶到时,老祖宗的尸体已经变成了金色,在阳光的照射下有如天神一般。军队把老祖宗带回京城,皇帝感念老祖宗的忠义,加封他为“忠义王”,金身葬于皇陵之内。这就是老祖宗的故事!”

“很好,小宇你要把老祖宗的故事牢牢的记在脑子里,记在心里,刻进你的骨子里。记住,面对危险即使是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面对危险即使是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孙儿记住了!”

“好,这才是我的好孙儿,这才是我们谢家好子孙。小宇,你要记住,你是我谢成威的孙儿,擎天王谢同的后代,任何时候你都绝不能给祖宗,给爷爷丢脸。知道吗?”

“知道,任何时候都不能给祖宗给爷爷丢脸,谢家子孙可以死,但绝不向任何困难、任何危险低头!”

儿时稚嫩的声音回响在耳边,天宇双目突然射出光芒,说道:“我是谢天宇,擎天王的后代,谢成威的孙子,天下没有什么能够让我畏缩害怕。爷爷,你在天上看着吧,孙儿不会给你丢脸的!”

“他在这里!”有人发现了天宇大声喊了起来。

天宇回头冲他一笑,左手对着他就是一掌。两人之间相隔五六米,但天宇一掌打出以后,那人却像被重物撞击一样飞了出去。

天宇没有再看那人,身体如鬼魅一样向左边土丘后的人飘了过去。对,就是飘,像幽灵一样,土丘后面包上来的五个人还没看清他的样子,人已经倒下了,每人的额头上都有一个血洞。

“小宇,记住与人对敌时,心要毒,手要狠,千万不能心软!”天宇的脑海中出现爷爷教他武功时的教导。

“心毒手狠!”天宇看着地上的尸体,淡淡的说了一句。

天宇捡起一支枪,又从其他几个人身搜出了几个弹夹插在腰上,然后朝正围过来的恐怖分子走了过去。

“他在这里,快开枪、快开------”最后一个枪字还没出口,这个家伙的脑袋已经开花。

恐怖分子立刻分散开朝天宇开枪,子弹如雨点一样射向天宇。天宇长笑一声,身体高高跃起对着对面的恐怖分子还击,扫倒了三四个人,吓的其他的恐怖分子赶忙躲了起来。

天宇双脚一落地,身体便又斜飞而起,三名正在向他射击的恐怖分子瞬间变成了死尸。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子弹贴着天宇的身体飞过,天宇身体连续在空中翻了几转,落在一个土丘后面。这里有四个恐怖分子正趴在土丘上射击,天宇突然落下四人回身射击,天宇抬手就是一梭子,四人顿时毙命。

经过这短暂的交锋,恐怖分子知道眼前这人十分厉害,不敢再轻意向上冲了,他们在土丘外面转成了一个圈,把土丘包围起来。

天宇在土丘后仔细观察分析了恐怖分子站位分布,然后把手里的枪放下,从一个恐怖分子身上取下一把匕首。在天宇看来,杀人还是冷兵器让人热血沸腾。

天宇找好了一个突破口,在地上拾了十几颗玻璃珠大小的石子,然后利用山丘地形潜到离恐怖分子不远的土丘后。他数了数有八人,这八人全都趴着,眼睛全神贯注的盯着天宇刚刚所在的土丘。

天宇扣起一颗石子对着一个恐怖分子的头弹去,这个恐怖分子没有发出点声响,便一命归西了。

接着,天宇用同样的手法把剩下的七个人也解决了。

天宇悄无声息的到了死去恐怖分子的身边,平淡的看了一眼之后,随即奔向下一个目标。

“你拥有杀人时的冷酷与杀人后的平静,你是真正的天生杀手!”

这是天宇十岁的时候在山林中杀了三个偷盗林木的盗木者后,爷爷谢成威对天宇说的一句话。

天宇现在就像是一个正在四处寻找猎物的猎人,只不过他要猎杀的不是动物而是人。天宇非常喜欢这种感觉,这让他有一种主宰一切的感觉,非常非常的喜欢。

四周的恐怖分子不知道他们已经成为了天宇的猎物,还在死死盯着包围中的土丘。

穆罕拉和丹哈正在商议着要如何抓住天宇,丹哈提出用火箭筒把土丘轰了,穆罕拉朝土丘看了一眼,觉得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便同意了他的提议。丹哈叫人取过火箭筒,亲自扛在肩上准备把土丘轰掉。

可就在这时,丹哈一头栽在了地上。穆罕拉甚是奇怪,用脚踹了踹他,可是丹哈动也没动。穆罕拉觉得有点不对,叫人把丹哈翻过来。

当他看见丹哈的样子时吓了一跳,丹哈的额心有一个血洞。穆罕拉一下紧张起来,端着枪四处打探着,他身边的人也跟着紧张起来。

还没等穆罕拉弄清怎么回事,身边又有一个人倒下了,穆罕拉的内心开始感到了恐惧。仅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他身边的手下一个一个的倒下,死状完全一样,全是额心出现血洞。

穆罕拉的恐惧已经无法再用语言来表达了,嚎叫着站起来大喊大叫,并且还向四周不断的扫射。恐怖分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又不敢过来,因为穆罕拉现在就跟疯了一样。

突然,穆罕拉停了下来,身体缓缓跪在地上,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清楚的看到,在穆罕拉的额心上有一个血洞。

恐惧感迅速在恐怖分子中间传开,而这时,一阵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这笑声很自然很潇洒,可是听在恐怖分子的耳朵里,却像是地狱的催命魔音。

“是真主,是真主发怒了,他在惩罚我们,啊------”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的恐怖分子全都惊慌失措的跪下磕头,嘴里还念念有词。

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天宇怎么可能放过,双手连弹,一个接一个恐怖分子倒下去。当剩余的十几恐怖分子见人纷纷死去正要逃走时,一道人影从他们眼前闪过,快若闪电,一闪而没,可是企图逃走的十几个人的头颅掉在了地上。

不远的石头上,天宇双手插在裤兜里,平静的看着恐怖分子的尸体。

“师傅,大明哥,你们可以安息了!”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