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共享汽车崩盘,你的押金还好吗?
发布时间:2019-08-08
 

又一家共享模式的企业用户遭遇退押金难题,这一次是曾经口碑还算不错的共享汽车企业途歌。

12月19日,前来索要押金的人们把位于东四环西侧的嘉泰国际大厦B座14层1405室的TOGO途歌总部围了起来。

一位途歌工作人员边维持秩序边喊着:“大家可以在这里排队填表格登记一下,都是按照登记时间来排序,我们只能保证每天给15个用户退押金,你们也可以从APP上申请退款。”

按照工作人员的说法,如果以300万用户计算,退完这些押金大概要用五百多年,比猴哥被佛祖压在五行山下的时间还要长。

从登记表上看到,途歌已登记用户的退押金时间已经排到了明年3月底。不仅仅是在北京,广州、成都等地的用户纷纷前往途歌当地办公室排队退押金。因个别用户情绪激动,甚至发生了砸花坛、搬电脑、喇叭喊话等激烈行为。

2018年12月,用户在途歌总部办公室前台排队登记等退押金。

途歌总裁被堵停车库

途歌CEO王利峰在上周出现在办公楼下的停车库,随即被用户围住要求退还押金。用户质疑道:“48小时内能(退押金)吗?”王利峰回答:“最迟(48小时退),最迟。我一定保证大家能收到。”但是两天过去了,仍然有用户没有收到押金。

为了应对越来越多前来退押金的用户,12月18日,途歌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紧急发布了一则《关于TOGO途歌退押金提醒》称,对于近期涉及TOGO途歌押金退还的用户,可以选择两种方式进行退款。

一是可以登陆TOGO APP申请押金提现,途歌会遵循退押金流程进行信息审核和处理,核实完毕后可依照顺序进行退款;二是,如有到公司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则按此前的队列信息为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去年5月23日,曾有媒体报道,在途歌运营的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中,注册用户已接近200万人。假设以接近200万的注册用户计算,如果按照途歌声称的每天只能保证退款15人,那么全部完成退款则需要约365年。

更何况,途歌面对的还不止只是要求退押金的用户,还有不少途歌此前的运维人员也站在了讨债的队伍中。“普通用户也就损失1500块钱,我们给途歌做运维的,少则1万元,多则3-4万元,有的人甚至更多。”某运维人员小孙(化名)爆料。

途歌对车辆日常的运营维护基本都外包给了第三方公司,小孙的日常主要工作就是收车,即把散落在城市各处的车辆统一停放到途歌的指定停车点。

“我们的工资由第三方公司发放,每停放一辆车,途歌给我们提15块钱,但停车费、油费以及日常的小保养都由我们个人垫付,途歌答应给我们报销。”小孙说,他干运维已经有1年多了,起初途歌还能够兑现承诺,但从今年9月起,报销额度越来越少,目前途歌已经欠他4万余元了。

共享模式陷入盈利困境

种种迹象表明,在资本狂欢中出现的共享汽车行业,正在上演资本狂欢后的一场大撤退。

外界曾有预计称,到2020年,中国共享汽车的市场规模将从2016年的4亿元扩大至93亿元。

这一巨大的市场空间,无疑吸引着资本的目光。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6月,全国注册的分时租赁企业已经超过400家,运营车辆数量超过10万辆。

以途歌为例,从2017年10月至今,途歌一年内连续进行了2200万美元B轮融资、2600万美元B+轮融资和千万美元B2轮融资。最后一轮融资就在两个月前,但因为共享汽车始终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这些融资远远无法满足途歌的资金需求。

从今年9月份就有媒体爆出,“涂歌账面资金所剩不多,公司招聘工作停滞”,几乎接近倒闭。投资机构也多以“临终关怀”的态度看待涂歌。

涂歌在撤出南京市场后,北京、西安、深圳相继传出涂歌拖欠停车费、运营范围缩小,大量员工离职的等状况。甚至个别地区的涂歌车辆上也被张贴“欠钱不付”的字条。

新浪科技记者在探究途歌营运困局的原因时分析称,涂歌租赁的车辆多是奔驰、宝马、奥迪等高端品牌,增加了车辆租赁和运营成本;同时途歌采用随借随停的模式,需要负担高昂的停车费成本;再加上途歌的免费加油系统,还需要负担油费成本。

途歌也并不是第一家出现资金问题的共享汽车企业。自去年3月友友用车倒闭之后,已经先后有EZZY、麻瓜出行、巴歌出行等共享汽车创业企业停运甚至倒闭。今年11月,已经试运营超1年的美团共享汽车业务也暂停试点。

即便不是创业的共享汽车车企,行业内的玩家们日子也不好过。首汽旗下的Gofun出行在2017年7月的增资信息中披露的财务状况显示,2015年Gofun出行营收为0,净亏损23.9万元;2016年营收341.41万元,净亏损2368.61万元;截至2017年4月30日,营收529.85万元,净亏损2300.71万元。

不少车企也推出了自己的共享汽车公司,比如上汽集团旗下EVCARD以及力帆新能源控股的盼达用车,这些车企系比创业系拥有更多的资金和车辆资源,但目前仍难说找到了合适的盈利模式。

“大多数共享汽车平台的运营车辆和运营模式都趋于同质化,这是因为,大家都还在摸索阶段。”一位共享汽车负责人曾分析,从系统平台、7×24小时运营能力、资源整合、资本,再加上重资产属性,共享汽车需要整合的资源太多。

“共享汽车的关键在于能不能找到盈利模式。”有车出行CEO崔睿哲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据他所知,截至2018年5月,共享汽车领域还没有一家能够实现整体盈利的企业。

谁来保证用户押金安全?

而对于众多共享模式的支持用户来说,他们的困惑在于,众多企业倒下和退出后,谁来保证自己的押金安全?如果无法保证押金安全,共享经济还会不会有未来?

共享模式下遭遇退押金难的问题,途歌并非个案。ofo小黄车还在退押金的泥沼中苦苦挣扎,实际上,相似的一幕在去年另一家共享汽车企业EZZY身上已经出现。


去年10月新浪科技曾报道了EZZY的倒闭清算,而那些缴纳2000元押金的用户们至今未收到退款。


随着共享汽车用户数量逐年上升,交付押金所形成的资金池将迅速扩大,这笔“募集”来的资金具有无息性质,正因如此,押金去向一直颇受争议,如果资金池内的资金一旦出现问题,将给用户带来不小的经济损失。


在与途歌运维人员小孙的交谈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得知,途歌在全国现有的注册用户数量已达300万人。


如若按照300万人计算,每位用户押金为1500元,那么,途歌仅靠收取押金所撑起的资金池规模便高达45亿元,即便按照此前宣称的200万注册用户数量,其资金池也在30亿元规模上下,远高于ofo小黄车约19亿元的用户押金。


对此,消费者不禁要问:难道挪用、骗取押金,就是共享经济的常规手段?当企业通过共享实现不了盈利,侵吞押金就不得不为之?到底谁来保障消费者的押金安全?


途歌的账户里,曾经沉淀了多少用户资金,无从得知。但途歌自称有600万+忠实用户,就算只有一半,按每位用户1500元押金算,押金总量也有45亿元。


与之相比,千万美元级别的融资,不过是小意思。


从去年的共享单车,到今年的共享汽车,退不出押金就是倒下的前奏,这已被多次验证。


今年6月,运作不满一年的中冠共享汽车败走泉城,2000元押金难以退还。9月,巴哥出行疑似倒闭,押金同样不能按时退还。11月,EZZY因资金链断裂押金难退,被用户告上法庭。


在押金问题上最抢眼的,一定是小黄车ofo。线上排队等着退押金的人近千万,影响面远超途歌。不过从押金规模上看,这两家黑猫投诉榜上的状元和榜眼,可能差得没那么远。


据媒体报道,半年前ofo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当时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36.50亿元,供应链10.20亿元。


危难中,小黄车CEO戴威对内部振臂一呼:跪着也要活下去!


只不过,下跪对象是资本,而不是用户。


对共享经济的创业者而言,押金是个好东西——


既不用分享权益,也不用支付利息;既能用来做大做强,还能用来偿还旧账;只要不被挤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监管鞭长莫及。万一有朝一日能赚钱,押金原样奉还即可。


当然,创业难免失败,还不出押金来,你能把我怎样?


业,特么不是这么创的!


打开图片

长按二维码关注本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