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周公
【历史】攸县豪门“逆子”
发布时间:2019-10-03
 

刘谭豪1904年7月出生在攸县谭家洲一个破落地主家庭,1923年考上了长沙第一甲种工业学校,常听毛泽东、何叔衡讲课,受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启迪,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形势迅速发展。暑假,刘谭豪和黄弼教回到家乡,恰遇攸县城乡工农运动蓬勃兴起。刘、黄被大好的革命形势所吸引,决定缀学参加实际斗争。经中共攸县地方执委会同意,黄弼教加入国民党,选为县党部委员,重点抓党务工作,刘谭豪分工搞农民运动,重点深入农村,调查研究,掌握情况和动向,指导斗争。

然而,攸县农民运动出现了曲折。刘谭豪的胞兄刘谭毅自担任县农协筹备处主任后,不发动广大受苦农民加入农会,却与土豪劣绅勾勾搭搭、拉拉扯扯,私下收受钱财和礼物,从而批准一些土豪劣绅在乡里筹办农会。当时,许多乡农会被土豪劣绅控制。刘谭毅丧失阶级立场的行为,造成了攸县农协队伍的严重不纯,助长了豪绅的威风,挫伤了农民的革命积极性。面对这种情况,作为胞弟的刘谭豪,曾多次直言忠告,劝其按农协会宗旨办事。可是刘谭毅置若罔闻。他又动员二哥刘谭魁(中共党员)去劝导,仍无效果。最后,他要父亲、母亲去劝说,父亲、母亲辨别不清这件事情的大是大非,反倒教训起刘谭豪来:“你读了几句书,懂得什么?应当老老实实听哥哥的。”刘谭豪气极了,大声叫唤起来:“如此不听劝告,胡作非为,我的革命将从兄弟开始!”这是社会革命在刘谭豪家庭内部掀起的第一次波澜。

同年11月下旬,攸县城乡的革命斗争逐步高涨。城区农协逮捕了大豪绅余树滋、朱谷君等,从清理他们鲸吞的公产公款入手,展开了经济斗争。乡村里的土豪劣绅,听说城里动手抓土豪了,感到自己已经面临危局,于是千方百计,采取各种办法。上云桥土豪彭祖文,因与刘谭毅有亲戚关系,他的20多个假农会,一直受到庇护。省农民协会发现这一情况,指示农运特派员周振汉采取果断措施解决问题。周与中共攸县地方执行委员会商量研究后,作出了取缔一切假农会,改组县农协筹备处,撤销刘谭毅职务并逮捕法办的决议。指令刘谭豪接替刘谭毅的县农协筹备处主任职务,并要他具体执行处理刘谭毅的任务。

刘谭豪深知组织上这样安排的重要意义,也估计到一个弟弟去处理哥哥的问题,将会遇到种种困难与非议。然而,他没有被这些个人得失与恩怨所困惑、所吓倒。他站在全县农民利益的高度,坚持共产党员的党性原则立场,毅然“大义灭亲”,于11月底,亲自带领县人民自卫军的武装,回到家里,将胞兄刘谭毅逮捕起来,关进监狱。事情发生后,谭家洲的群众立刻大哗:“刘谭豪家中造反了,弟弟夺哥哥的权了。”刘谭豪的母亲恨得痛哭儿子是“无情无义的畜牲”。刘谭豪却说:“我搞农民协会是为民众办事,不是个人争权。哥哥犯法,当然要受罚。”这是刘谭豪在家中掀起的第二次波澜。

1926年12月1日,刘谭豪以攸县农协会代表的身份,出席了在长沙召开的湖南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他领会了大会的精神,认识到要争取农民革命的胜利,必须彻底推翻农村封建势力,建立巩固的农协政权。会议结束后,他回到县里,召开区、乡农协会负责人会议,传达省会精神。他强调:农协干部一定要向农民讲解革命的意义,让所有农民都加入到农协会里来。他自己一边口头讲解,一边书面宣传,并书写“农运唤醒长夜梦, 民权翻作中国魂”的对联,贴在农友门上。

刘谭豪的言论和行动,引起了那些反对革命的人的不满和仇视。这当中也有他自己家中的人,叔叔刘谭铁成就是当地一霸,平常鱼肉农民,作恶乡里,由于前段受到刘谭毅的庇护,不但没有动他一根毫毛,而且将他的名字也写上了农协册子。刘谭豪早就对这种现象有意见,这次,他下狠心,“革命要从自己家里做起”。首先,从农会册子上勾除了刘谭铁成的名字。刘谭铁成摆着叔公的架势,大骂刘谭豪“六亲不认”、“你到底是六月初六生的,活像灵孚菩萨,多事。”刘谭豪气炸了,高呼“打倒土豪劣绅!”口号,并声称:明日农协会一定抓你戴高帽子游乡。

当天晚上,刘谭铁成预感到自己将面临一场灾难,决定走为上计,于是在天亮之前,匆匆逃往广州去了。

叔侄的喧嚷,惊动了这个古老而宁静的村庄,波及了远近村落,招引许多看热闹的人。这是社会革命在刘谭豪家庭中掀起的第三次波澜。

在整顿农协组织的同时,刘谭豪协助县党部狠抓了对反革命分子的打击与镇压。1927年2月,攸县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成立,刘谭豪担任审判员。布置法庭时,在第一道门上,大书“不客气”3个字,第二道门上贴着“铁面无情”4个大字。那些受审判的不法豪绅,押进法庭,不禁毛骨悚然。刘谭豪就是这样用强大的革命正气,压倒反革命的嚣张气焰,为人民撑腰作主,让受苦的农民大胆地站出来革命。所以广大农民是拥护他的,阶级敌人是痛恨他的。

1927年5月21日,国民党反动派许克祥在长沙发动了马日事变。5月28日,湘东保安司令罗定卷土重来,用重兵攻陷攸县城,打开监狱,放出反革命国民党右派分子余真、刘拔克等。刘谭豪的兄弟刘谭毅也放出来了。罗定立即委余真为攸县县长,委刘拔克为茶陵县长,公布通辑名单,重金悬赏捉拿中共攸县地方委员会主要领导余来、谭志道、刘谭豪,那些曾被斗过的土豪劣绅,纷纷向罗定告状,要求镇压“暴徒”。罗定分兵各区,挥舞屠刀,实行“清乡”,提出“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人”的血腥口号,在攸县城乡制造了空前的白色恐怖。

刘谭豪与余来、谭志道3人,当即转移银坑,坚持秘密斗争,不幸被叛徒傅继七出卖,3人同时被捕。

6月22日,就义时,刘谭豪仍念叨着“农运唤醒长夜梦,民权翻作中国魂”的对联,并高呼口号:“打倒封建主义!”“打倒土豪劣绅!”

牺牲时,他年仅23岁。

来源:株洲党史网